<cite id="1rh9l"></cite>
<span id="1rh9l"><dl id="1rh9l"></dl></span>
<strike id="1rh9l"></strike><strike id="1rh9l"></strike><strike id="1rh9l"><dl id="1rh9l"><cite id="1rh9l"></cite></dl></strike>
<strike id="1rh9l"><dl id="1rh9l"></dl></strike>
<strike id="1rh9l"><dl id="1rh9l"><del id="1rh9l"></del></dl></strike>
<span id="1rh9l"><video id="1rh9l"></video></span> <strike id="1rh9l"></strike>
<strike id="1rh9l"></strike>
深冷液化空氣儲能技術及其在電網中的應用分析
責任編輯:cnlng    瀏覽:15426次    時間: 2021-10-09 21:53:51      

免職聲明: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部分信息來自網絡,如果涉及貴網站的知識產權,請及時反饋,我們承諾第一時間刪除!

This website is a public welfare website, part of the information from the Internet, if it involves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of your website, please timely feedback, we promise to delete the first time.

電話Tel: 19550540085: QQ號: 929496072 or 郵箱Email: Lng@vip.qq.com

摘要:壓縮空氣儲能(compressed air energy storage,CAES)是將電能轉化為空氣內能的一種儲能方式,主要有傳統壓縮空氣儲能、先進絕熱壓縮空氣儲能(advanced adiabatic compressed air energy storage,AA-CAES)、超臨界壓縮空氣儲能和深冷液化空氣儲能(cryogenic liquid air energy storage,LAES)等技術類型,其中LAES具有儲能密度高、儲能容量大、壽命長、無污染、不依賴于地理條件且建設周期短等優點,是能量型儲能發展趨勢之一。 首先對CAES的發展歷程與趨勢進行了闡述,針對LAES的技術特點,開展了其在電網中的應用分析和展望,明確了LAES的應用場景及效率,最后根據系統關鍵技術和難點,指出了該技術未來一段時間的后續研究重點。

分享到:

深冷液化空氣儲能技術及其在電網中的應用分析

徐桂芝,宋潔,王樂,鄧占鋒,梁立曉,金翼,鄧敏

(全球能源互聯網研究院有限公司,北京市 昌平區 102209)

摘 要:壓縮空氣儲能(compressed air energy storage,CAES)是將電能轉化為空氣內能的一種儲能方式,主要有傳統壓縮空氣儲能、先進絕熱壓縮空氣儲能(advanced adiabatic compressed air energy storage,AA-CAES)、超臨界壓縮空氣儲能和深冷液化空氣儲能(cryogenic liquid air energy storage,LAES)等技術類型,其中LAES具有儲能密度高、儲能容量大、壽命長、無污染、不依賴于地理條件且建設周期短等優點,是能量型儲能發展趨勢之一。 首先對CAES的發展歷程與趨勢進行了闡述,針對LAES的技術特點,開展了其在電網中的應用分析和展望,明確了LAES的應用場景及效率,最后根據系統關鍵技術和難點,指出了該技術未來一段時間的后續研究重點。

關鍵詞:能量型儲能;壓縮空氣儲能;深冷液化空氣儲能

文章編號:2096-5125 (2018) 03-0330-08

中圖分類號:TQ 02;TM 619

文獻標志碼:A

DOI:10.19705/j.cnki.issn2096-5125.2018.03.004

基金項目:國家電網公司科技項目 (SGRI-DL-71-15-006)。

Cryogenic Liquefied Air Energy Storage Technology and Application Analysis in Power Grid

XU Gui-zhi, SONG Jie, WANG Le, DENG Zhan-feng, LIANG Li-xiao, JIN Yi, DENG Min
(Global Energy Interconnection Research Institute Co., Ltd., Changping District, Beijing 102209, China)

Abstract: Compressed air energy storage (CAES) is an energy storage method that converts electrical energy into air internal energy. It mainly includes traditional compressed air energy storage, advanced adiabatic compressed air energy storage (AA-CAES), supercritical compressed air energy storage, and cryogenic liquid air energy storage (LAES) etc.LAES technology has the advantages of high energy storage density, large energy storage capacity, long life, no pollution,independent of geographical conditions and short construction period. It is one of the development trends of energy storage.Firstly, the article elaborates the development process and trends of CAES. Based on the tech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LAES, its application in power grids is analyzed and forecasted, and the application scenarios and efficiency of LAES are clarified.Finally, According to the key technologies and difficulties of the system, it indicates the future research focus of the technology for a period of time in the future.

Keywords: energy storage; compressed air energy storage;cryogenic liquefied air energy storage

Project Supported b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Foundation of SGCC (SGRI-DL-71-15-006).


0 引言

加快可再生能源的開發利用,構建全球能源互聯網,是推進能源革命、實現清潔發展的必由之路。根據國家《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戰略(2016—2030)》,2030年,中國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總量比重達到20%,非化石能源發電量比重力爭達到50%,二氧化碳排放達到峰值[1]。隨著波動性清潔能源大規模接入,電網削峰填谷、安全穩定問題突出,亟待突破無地域限制的能量型規;瘍δ芗夹g,為全球能源互聯網的構建提供有效技術支撐[2-3]。

目前能量型規;瘍δ芗夹g主要包括抽水蓄能與壓縮空氣儲能。其中,抽水蓄能儲能規模最大,技術最為成熟,然而需要建設高低兩個水庫,選址困難,建設周期較長,中國抽水蓄能電站建設逐漸趨于飽和。壓縮空氣儲能(CAES)不需要大量水資源,且具有壽命長、環境污染小、占地面積小、規;黠@、運行維護費用低的特點,有望成為未來規;芰啃痛鎯Φ姆较蛑[4-5]。

CAES是將電能轉化為空氣內能的一種儲能方式,自1949年提出壓縮空氣儲能技術以來,圍繞提高效率和儲能密度,先后發展出傳統壓縮空氣儲能、先進絕熱壓縮空氣儲能(AA-CAES)、超臨界壓縮空氣儲能和深冷液化空氣儲能(LAES)等主要技術類型[6-7]。

本文首先介紹各種壓縮空氣儲能技術的發展歷程與趨勢;之后,重點闡述深冷液化空氣儲能技術的基本原理與技術特點、系統電—電效率;最后,探討分析深冷壓縮空氣儲能技術在電網中的應用前景與后續研究方向。

1 壓縮空氣儲能技術的發展歷程與趨勢

1.1 傳統壓縮空氣儲能

傳統壓縮空氣儲能是基于燃氣輪機的儲能技術,通過燃料補燃提升系統效率。儲能時,通過壓縮機將高壓氣體存儲在地下洞穴中;釋能時,將高壓空氣與天然氣燃燒,產生高溫高壓氣體,并推動燃氣輪機發電。

早在1949年,Stal Laval就提出利用地下洞穴實現壓縮空氣存儲。目前,國際上已經有2座商業化運行的傳統壓縮空氣儲能電站。1978年,Nordwest Deutsche Kraftwerke公司在德國北部建成了世界上第一個商業性的壓縮空氣儲能電站Huntorf,運營至今。Huntorf電站(如圖1所示)將空氣存儲在地下600 m的廢棄礦洞中,礦洞容積310000 m3,儲氣室儲氣壓力為4.8~6.6 MPa。系統中壓縮機的功率為60 MW,可連續充氣8 h;膨脹發電機的輸出功率是290 MW,可連續發電2 h,系統整體效率約為44%~46%。該系統沒有對空氣壓縮和膨脹發電過程中的熱量進行回收,系統效率提升困難;同時需要化石燃料燃燒,產生碳排放。Huntorf電站主要用于提供負荷服務,滿足電站調峰需求,以保障核電站的安全穩定運行。

1991年,Alabama Electric Cooperative公司在美國Alabama建成了世界上第二個商業性的壓縮空氣儲能電站McIntosh(如圖2所示)。

McIntosh電站將空氣存儲在地下450 m的儲氣洞穴中,洞穴容積約為560000 m3,儲氣室儲氣壓力為4.5~7.4 MPa。系統中壓縮機的功率為50 MW,可連續充氣41 h;膨脹發電機的輸出功率是110 MW,可連續發電26 h。該系統與Huntorf電站最大的不同是其將膨脹機尾氣余熱加以回收利用,降低了燃料消耗,效率顯著提高到52%~54%。McIntosh電站用于存儲低谷電能,滿足高峰需求并為電力系統提供旋轉備用[8]。

圖1 德國Huntorf電站實景圖
Fig.1 Real picture of Germany Huntorf power station

圖2 美國McIntosh電站實景圖
Fig.2 Real picture of American McIntosh power station

1.2 先進絕熱壓縮空氣儲能

AA-CAES儲能時,利用電能推動壓縮機做功獲得高壓空氣,將空氣存儲于廢棄礦洞、鹽洞或者罐體中,并在儲能過程中存儲壓縮熱;釋能時,不需要燃料補燃,利用存儲的壓縮熱將空氣加熱為高溫高壓空氣,推動透平機做功發電。該技術最顯著的特點是采用回收壓縮熱取代燃料補燃加熱,從而省去燃燒室,實現資源的高效利用和碳的零排放。

目前,各國學者對AA-CAES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系統效率提升、鹽穴儲氣等方面,文獻[9]提出一種采用熔融鹽蓄熱的AA-CAES,通過將熔融鹽儲熱與壓縮空氣儲能結合起來,實現電能的大規模存儲和高效轉換。文獻[10]闡述了基于鹽穴儲氣的AA-CAES關鍵技術及應用前景,為江蘇金壇壓縮空氣儲能國家示范項目的研究提供了支撐。

2010年,德國萊茵電力公司與通用電氣、德國宇航中心、德國旭普林共同啟動了一套大規模洞穴式的絕熱壓縮空氣儲能電站Adele的建設(如圖3所示)。Adele電站設計在風電超過需求時,將壓縮空氣存儲于地下洞穴中,同時通過蓄熱裝置回收并存儲壓縮過程產生的熱量;當電能不足時,利用存儲的壓縮空氣膨脹發電,同時,將存儲的壓縮熱再利用,以提升膨脹機氣體入口溫度,提升氣體做功能力。該電站設計容量為90 MW×4 h,設計效率為70%[11]。由于對壓縮熱溫度要求很高,設備制造困難,該電站建設基本停滯。

清華大學盧強院士團隊在安徽蕪湖建立了高壓儲罐式絕熱壓縮空氣儲能示范系統,其壓縮環節和發電環節容量分別為280 kW×5.5 h和500 kW×1 h,儲氣壓力10 MPa。其采用常規壓縮和帶壓熱水儲熱技術,儲熱溫度低(小于150℃),系統設計效率約為41%。目前正在江蘇金壇建設50 MW×4 h鹽穴式儲氣的先進絕熱空氣儲能示范工程。

圖3 ADELE先進絕熱壓縮空氣儲能示范項目
Fig.3 Demonstration project of advanced adiabatic compressed air energy storage about ADELE

1.3 深冷液化空氣儲能

深冷液化空氣儲能技術利用電能將空氣液化并存儲,同時回收利用壓縮過程中的余熱及膨脹過程中的余冷,液化空氣采用罐體常壓低溫存儲,儲能密度高、不再需要地下洞穴,擺脫了地理條件的限制。

液化空氣儲能技術作為一種新型的儲能技術,具有很好的發展前景。2005年,英國高瞻(Highview)公司聯合了伯明翰大學正式提出深冷液化空氣儲能技術。文獻[12]研究了液化空氣儲能的熱力學過程及效率、性能改進及過程優化;文獻[13]提出了液化空氣儲能技術及其與風電場的匹配方法,分析了風能/液化空氣儲能系統的經濟效益,為日益突出的風力發電與輸電問題提供了一種解決方案。文獻[14]開展了填充床式蓄冷/熱裝置性能研究,Robert Morgan等人[15]分析了Highview公司首套液態空氣儲能試驗電站,提出了有效提高液態空氣儲能的冷效率途徑。

2010年,在倫敦附近的Slough建立了第一套350 kW/3 MWh的深冷儲能示范系統,該系統通過與生物質電站連接,以充分利用電廠余熱,圖4為電站實景圖。該系統從接收指令啟動發電,到功率平穩輸出的時間約為2.5 min,比高壓氣體存儲方式的響應時間快約7 min,該系統驗證了技術可行性,連續運行3年后,已經搬遷到伯明翰大學,專門用于科學研究并網發電運行[16-18]。

圖4 英國深冷液化空氣儲能電站實景圖
Fig.4 Real picture of British cryogenic liquefied air energy storage station

日前,英國高瞻公司在位于英國蘭開夏郡邦利(Bury)附近的Pilsworth垃圾填埋場啟用了一個5 MW/15 MWh液態空氣儲能(LAES)系統。這個儲能系統將使用油罐車運來的液氮,這些液氮將在高壓下泵送,將其轉化為通過渦輪機發電的氣體。

1.4 超臨界壓縮空氣儲能

超臨界壓縮空氣儲能與深冷液化空氣儲能技術原理基本一致,區別在于增加高壓蓄冷換熱裝置,空氣以超臨界狀態換熱,高壓蓄冷換熱裝置壓力高(約10 MPa)。該技術目前正處于實驗室研究階段。

相關研究中,文獻[19]開展了超臨界壓縮空氣儲能系統熱力性能研究,揭示了關鍵參數對系統性能的影響規律;文獻[20]比較和分析了各類蓄熱蓄冷方式的優缺點和適用范圍,結合超臨界空氣儲能系統的工作特點,提出石子填充床是最理想的超臨界空氣蓄熱蓄冷換熱器型式。2012年,中科院工程熱物理所在廊坊完成的1.5 MW超臨界空氣儲能實驗系統(如圖5所示),利用高壓蓄冷換熱器將超臨界狀態空氣與蓄冷介質直接換熱,也采用了空氣液化原理,其壓縮環節和發電環節容量分別為0.3 MW×15 h和1.5 MW×1.5 h,試驗運行超過1000 h,設計效率52%。

圖5 廊坊超臨界壓縮空氣儲能示范項目實景圖
Fig.5 Real picture of Langfang supercritical compressed air energy storage demonstration project

1.5 壓縮空氣儲能技術發展趨勢

綜上所述,壓縮空氣儲能技術的總體發展趨勢向著擺脫地理和資源條件限制、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方向發展。

傳統壓縮空氣儲能功率可達100 MW以上,運行效率為40%~50%,將高壓氣體存儲在廢棄礦洞或鹽洞中,同時其效率的保障依賴于化石燃料的燃燒。先進絕熱壓縮空氣儲能采用多級壓縮和熱回收利用等技術,提高系統效率,設計效率可達60%左右,在大規模應用(100 MW及以上)時采用洞穴式儲氣方式,需要地理條件支撐,在無天然洞穴時可采用管線鋼型式存儲,中國已開展百兆瓦時示范工程建設。超臨界空氣儲能還處于實驗室研究階段。深冷壓縮空氣儲能在先進絕熱空氣儲能基礎上將壓縮空氣以液態存儲,并回收利用壓縮過程中的余熱以及膨脹過程中的余冷,其儲能密度高,預期運行效率為50%~60%,且不依賴于地理條件,建設周期短,是壓縮空氣儲能技術的發展趨勢之一。

2 深冷液化空氣儲能技術原理及特點

2.1 技術原理

深冷液化空氣儲能技術將電能轉化為液態空氣的內能并存儲。儲能時,電能將空氣壓縮、冷卻并液化,同時存儲該過程中釋放的熱能,用于釋能時加熱空氣;釋能時,液態空氣被加壓、氣化,推動膨脹機發電,同時存儲該過程的冷能,用于儲能時冷卻空氣。

該系統主要包括空氣液化子系統(即儲能子系統)、冷熱循環子系統和膨脹發電子系統(釋能子系統),主要設備構成有空壓機組、循環壓縮機組、空氣凈化裝置、換熱/冷器、制冷膨脹機、儲熱儲冷裝置、深冷泵、蒸發器、膨脹發電機組和控制系統等。其工作流程如圖6所示。

圖6 深冷液化空氣儲能工作流程圖
Fig.6 Flow chart of cryogenic liquefied air energy storage

(1)空氣液化子系統。

空氣液化子系統主要進行空氣凈化、壓縮、加壓、降溫降壓液化,最終產生的液化空氣存儲于液化儲罐中。

在空氣液化子系統中,空氣先經過主壓縮機升壓,再通過凈化設備去除空氣中的灰塵、水和CO2等物質;凈化后的空氣通過循環增壓機增壓至一定壓力后,進入換熱設備冷卻;氣液分離器將已液化的空氣導入液化儲罐存儲,未液化的深冷空氣則回流到輔助設備進行空氣液化,通過多次換熱和膨脹冷卻后,空氣溫度降低至液化點溫度附近,在對應的飽和壓力條件下,空氣被液化并存儲到液化空氣儲罐中。

(2)冷熱循環子系統。

冷熱循環子系統的主要功能是熱能儲存和高效利用、冷能存儲和高效利用。熱能儲存和高效利用:回收壓縮過程的高溫熱能,用于提升膨脹機入口的空氣溫度,提高膨脹發電能力。冷能存儲和高效利用:蒸發過程的冷能回收,用于降低空氣液化過程的耗能。

(3)膨脹發電子系統。

膨脹發電子系統主要進行液化空氣的升壓、氣化,以及高壓空氣的升溫,產生的高溫高壓氣體進入膨脹機發電做功。

在膨脹發電子系統中,通過深冷泵將液體罐中的液化空氣加壓后送入氣化器;在氣化器中完成液態空氣的氣化過程;氣化成高壓空氣后,氣態空氣經過多次加熱至較高的溫度,進入膨脹機發電做功。膨脹過程中,為增加膨脹發電子系統輸出功率,提升系統整體效率,壓縮空氣采用多級膨脹,并利用壓縮熱對膨脹機入口空氣再熱。

2.2 技術特點

深冷液化空氣儲能技術具有如下技術特點:

(1)儲能密度高。深冷液化空氣儲能系統中空氣以液態存儲,儲能密度為60~120 Wh/L,是高壓儲氣的20倍。

(2)儲能容量大。發電功率在10~200 MW,單機儲能容量可達百兆瓦時以上。

(3)存儲壓力低?諝庖猿捍鎯,低壓罐體安全性高,存儲成本低。

(4)不受地理條件限制?蓪崿F地面罐式的規;鎯,徹底擺脫了對地理條件的依賴。

(5)壽命長。深冷液化空氣儲能系統主設備為壓縮機、膨脹機以及空分液化部分設備,使用壽命約30年,全壽命周期成本低。

(6)充分回收利用了余熱、余冷,系統效率可達50%~60%。如果系統可以接入外界的余熱(電廠或其他工業余熱)或者余冷(LNG或者液化空氣公司)資源,其儲能綜合效率還可以進一步提高。

3 深冷液化空氣儲能系統電—電效率分析

LAES主要涉及壓縮液化、換熱、膨脹做功等熱力學過程,系統電—電效率定義為系統凈發電量與輸入電能的比值

式中,η 為系統儲能效率;Wout為系統凈輸出電能;Win為系統凈輸入能;Wt為膨脹機組輸出總機械能;Wc為壓縮機組消耗總機械能;Wself1為儲能階段系統自身附件消耗電能; Wself2 為釋能階段系統自身附件消耗電能; Wenerge為系統消耗的其他形式能(如熱能); ηg為發電機效率; ηm為電動機效率。

其中,壓縮機組消耗總機械能為各級壓縮機耗功之和

式中,Wi,c為壓縮機第i級耗功;pi,c 為壓縮機第i級功率;N為壓縮機總級數;cp,air 為空氣定壓比熱容;mc,air為空氣質量流量;Tcin為空氣入口溫度;βi,c為第i級壓比;n為多變因子。

膨脹機組輸出總機械能為各級透平輸出功率之和

式中,Wi,t 為膨脹機第 i 級輸出功;Pi,t為膨脹機第 i 級輸出功率;timecha為發電時長;cp,air 為膨脹機;βi,t為第i 級膨脹比。

儲能階段自身附件消耗電能主要包括泵、風機、冷水塔等;釋能階段自身附件消耗電能主要包括深冷泵、風機、泵等。

全球能源互聯網研究院有限公司開展了12.5 MW×8 h深冷液化空氣儲能系統工程方案設計,根據系統設計結果提出設備設計條件,考慮設備性能指標與成本,可得工程設計效率不低于50%,具體與設備性能相關,效率提升,成本相對上漲。圖7為系統設備能耗占比圖。

圖7 系統設備能耗占比圖
Fig.7 Energy consumption ratio of system equipments

4 液化空氣儲能技術在電網中的應用

液化空氣儲能技術在儲能密度、儲能規模、存儲方式等方面有其獨特優勢,可為解決電力系統調峰問題、平抑新能源發電間歇性、提高供電質量等方面提供有效技術手段[9],在電力的發、輸、用等領域應用前景廣闊。

4.1 電源側應用

(1)高效消納新能源。

新能源發電發展迅速,國家能源局預計,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總量的比重將達到15%左右,到2030年達到20%左右。新能源與能源互聯網產業將迎來又一波發展的機遇?稍偕茉窗l電具有波動性、間歇性和不可準確預測性等特點,其大規模接入給現有電力系統運行帶來了巨大挑戰。

深冷液化空氣儲能系統中空氣以常壓存儲,完全擺脫了地理限制,可與光伏電站、風電場等新能源發電基地配套建設,用以平抑風電、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發電的大尺度波動,降低其對電力系統的沖擊,配合相應的協同控制技術,可有效提升發電基地自身的調峰能力,促進高效、規;男履茉措娏ο{,減少棄風、棄光,推進新能源高速發展。

(2)配合發電廠調峰。

深冷液化空氣儲能系統容量靈活,發電功率在10~200 MW,除配置在新能源發電側,深冷液化空氣儲能系統還可與傳統熱電廠、生物質能電廠、核電站聯合建設,可以提升電廠的調峰能力及運行效率,減少因低負荷運行而造成的電廠能耗過高。另一方面,深冷液化空氣儲能系統還可有效利用電廠內余熱資源,實現深冷液化空氣儲能系統的高效運行。

4.2 電網側應用

深冷液化空氣儲能系統容量可以達到百兆瓦級,發電時間可達數小時,是大容量能量型儲能技術。其大容量長時間的特性適用于削減電網負荷峰谷差,提高電網整體的運行效率,促進電網經濟穩定運行;同時,還可以減少電網對發電設備的投資,提高電力設備的使用率,減小線路損耗。此外,LAES還具有電網二次調頻、調相、應急備用等功能,可提高供電可靠性,改善電能質量。

4.3 負荷側應用

深冷液化空氣儲能系統中的空氣液化子系統可產生熱能,膨脹發電子系統可產生冷能,在負荷側配置深冷液化空氣儲能裝置可用于電熱冷聯供,滿足城市綜合體、數據中心等重要負荷的綜合用能需求,提高能量綜合利用效率。

5 深冷液化空氣儲能后續研究重點

液化空氣儲能技術已展現出其廣泛的應用前景,但由于深冷液化空氣儲能系統流程復雜,設備種類多、參數相互耦合,系統設計需要分析設備關鍵參數耦合關系及對系統整體性能的影響,并需要考慮當前設備的制造能力及今后的發展水平,研究深冷液化空氣儲能流程及設備優化設計,提升系統效率。未來一段時間內,液化空氣儲能系統研究重點如下。

(1)寬范圍、高溫離心壓縮機設計技術。

深冷液化空氣儲能系統要求具有寬范圍、變工況調節能力,但現有成熟壓縮機組運行范圍較窄,且各級均進行了級間冷卻?紤]到不帶冷卻的壓縮機組可獲得更高品質的熱能,而高品質熱能的利用可大大提高系統效率,因此,需研究寬范圍、高溫離心壓縮機設計技術,提升機組變工況能力及系統熱能品質。

(2)高能效緊湊化儲冷技術。

蓄冷系統冷能品質越高,儲釋冷溫差越小,深冷液化空氣儲能系統效率越高。因此,研發超低溫蓄冷工質,兼顧高導熱系數、低黏度、寬溫區傳熱等特點,以滿足深冷蓄冷系統工作溫度低、工作溫度范圍寬的要求并進行儲冷過程的優化分析,減小儲釋過程產生的溫度差,提高蓄冷系統效率。

(3)高壓高速級間再熱式透平膨脹機技術。

深冷液化空氣儲能系統膨脹機入口壓力高達上百個大氣壓,并需在較寬負荷范圍內變工況運行。需研究其轉子軸系動力學特性,形成高壓高速、寬范圍透平膨脹機設計技術,提升透平膨脹機效率及變工況工作能力。

(4)系統運行控制技術。

研究液化空氣儲能系統接入電網的優化運行控制策略,包括考慮儲能狀態轉換約束下的風光儲聯合發電優化策略、調峰約束下液化空氣儲能與新能源聯合優化運行策略,以及深冷空氣儲能冷熱電聯供控制策略,解決深冷液化空氣儲能建成后源網儲協調運行的難題。

(5)冷熱聯供技術及商業運行模式。

空氣儲能除作為規;瘍δ芡,其壓縮過程存儲的熱可用于膨脹過程空氣再熱、就近用戶供熱、熱制冷,膨脹機排出的高潔凈度空氣可用于新風補充。需要研究空氣儲能的冷熱電氣聯供技術,提高系統綜合能效,同時結合商業模式研究,提高其經濟價值,使空氣儲能成為多能源服務的技術手段。

6 結論

深冷液化空氣儲能技術作為一種新型的壓縮空氣儲能技術,克服了傳統壓縮空氣儲能依賴化石燃料補燃、特殊地質條件限制等技術缺陷,具有儲能密度高、布置靈活、安全可靠等技術優勢,未來有很大的發展潛力。深冷液化空氣儲能技術在電力的發、輸、用等領域應用前景廣闊,為解決電力系統調峰問題、平抑新能源發電間歇性、提高供電質量提供了新的解決思路。隨著新能源發電和能源互聯網的快速發展,深冷液化空氣儲能技術有望成為未來能量型電網儲能的主要方式之一,可促進能源結構優化,保障能源安全、清潔、高效、可持續供應,為能源互聯網的構建提供有效技術支撐。

參考文獻

[1]劉振亞. 全球能源互聯網[M]. 北京:中國電力出版社,2015.

[2]駱妮,李建林. 儲能技術在電力系統中的研究進展[J]. 電網與清潔能源,2012,28 (2):71-79.Luo Ni, Li Jianlin. Research Progress of Energy Storage Technology in Power System[J], 2012, 28 (2): 71-79(in Chinese).

[3]S. Eckroad. Handbook of Energy Storage for Transmission or Distribution Applications[R]. America: EPRI, 2002.

[4]Samir Succar, Robert H. Williams. Compressed Air Energy Storage: Theory, Resources, and Applications for Wind Power[R]. Princeton University: Princeton Environmental Institute, 2008.

[5]Henrik Lund, Georges Salgi. The Role of Compressed Air Energy Storage (CAES) in Future Sustainable Energy Systems[J]. Energy Conversion and Management, 2009, (50): 1172-1179.

[6]張新敬,陳海生,劉金超,等. 壓縮空氣儲能技術研究進展[J]. 《儲能科學與技術》 ,2012 ,01 (1) :26-40.Zhang Xinjing, Chen Haisheng, Liu Jinchao, et al. Research Progress in Compressed Air Energy Storage System[J]. Energy Storag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12, 01 (1): 26-40(in Chinese).

[7]Xing Luo, Jihong Wang. Overview of Current Development on Compressed Air Energy Storage [R]. UK: School of Engineering of Warwick University, 2013.

[8]陳海生,劉金超,郭歡,等. 壓縮空氣儲能技術原理[J].儲能科學與技術,2013 ,2 (2) :146-151.Chen Haisheng, Liu Jinchao, Guo Huan, et al. Technical Principle of Compressed Air Energy Storage System[J].Energy Storag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13, 2 (2): 146-151(in Chinese).

[9]薛小代,陳曉弢,梅生偉,等. 采用熔融鹽蓄熱的非補燃壓縮空氣儲能發電系統性能[J]. 電工技術學報,2016,14(2):11-20.Xue Xiaodai, Chen Xiaotao, Mei Shengwei, et al. Compressed Air Energy Storage Molten Salt Heat Storage Peak Load Shaving Efficiency of Energy Storage[J]. Transactions of China Electrotechnical Society, 2016,14(2): 11-20(in Chinese).

[10]梅生偉,公茂瓊,秦國良,等. 基于鹽穴儲氣的先進絕熱壓縮空氣儲能技術及應用前景[J]. 電網技術,2017(10):3392-3399.Mei Shengwei, Gong Maoqiong, Qin Guoliang, et al.Advanced Adiabatic Compressed Air Energy Storage System With Salt Cavern Air Storage and Its Application Prospects[J].Power System Technology, 2017(10): 3392-3399(in Chinese).

[11]陳來軍,梅生偉,王俊杰,等. 面向智能電網的大規模壓縮空氣儲能技術[J]. 電工電能新技術,2014,33(6):1-6.Chen Laijun, Mei Shengwei, Wang Junjie, et al. Smart Grid Oriented Large-scale Compressed Air Energy Storage Technology[J]Advanced Technology of Electrical Engineering and Energy, 2014, 33(6): 1-6(in Chinese).

[12]Giuseppe Leo, Guizzi Michele, Manno Ludovica et al.Thermodynamic Analysis of a Liquid Air Energy Storage System [J]. Energy, 2015, (93): 1639-1647.

[13]劉佳,夏紅德,陳海生,等. 新型液化空氣儲能技術及其在風電領域的應用[J]. 工程熱物理學報,2010,31 (12) :1993-1996.Liu Jia, Xia Hongde, Chen Haisheng et al. A Novel Energy Storage Thchnology Based on Liquid Air and Its Application in Wind Power[J]. Journal of Engineering Thermophysics,2010, 31 (12): 1993-1996(in Chinese).

[14]A.Sciacovelli, A.Vecchi, Y.Ding. Liquid Air Energy Storage(LAES) with Packed Bed Cold Thermal Storage – From Component to System Level Performance Through Dynamic Modelling [J]. Applied Energy, 2017, 190: 84-98.

[15]Morgan R, Nelmes S, Gibson E, et al. Liquid Air Energy Storage Analysis and First Results From a Pilot Scale Demonstration Plant[J]. Apply Energy, 2015; 137: 845-853.

[16]Bharath Kantharaj, Seamus Garvey, Andrew Pimm.Compressed Air Energy Storage with Liquid Air Capacity Extension[J]. Apply Energy, 2015; 157: 152-164.

[17]Bernd Ameel, Christophe T’Joen, Kathleen De Kerpe, et al.Thermodynamic Analysis of Energy Storage with a Liquid Air Rankine Cycle[J]. Applied Thermal Engineering, 2013, 52(1):130-140.

[18]Xiaohui She, Xiaodong Peng, Binjian Nie, et al. Enhancement of Round Trip Efficiency of Liquid Air Energy Storage through Effective Utilization of Heat of Compression[J]. Applied Energy, 2017, 206: 1632-1642.

[19]郭歡. 新型壓縮空氣儲能系統性能研究[D]. 北京:中科院工程熱物理研究所,2013,73-74.Guo Huan, Performance Study on Novel Compressed Air Energy Storage Systems[D]. Beijing: Institute of Engineering Thermophysics,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2013,73-74(in Chinese).

[20]劉佳. 超臨界空氣蓄熱蓄冷數值與實驗研究[D]. 北京:中科院工程熱物理研究所,2012,101-102.Liu Jia. Numerical and Experimental Study on Heat and Cold[D]. Beijing: Institute of Engineering Thermophysics,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2012, 101-102(in Chinese).


收稿日期:2018-05-22;

修回日期:2018-06-25。

徐桂芝


作者簡介:

徐桂芝(1976),女,全球能源互聯網研究院電力電子所副所長,教授級高工,主要研究方向為新型儲能與能源轉化、柔性輸電技術領域。E-mail:xuguizhi@geiri.sgcc.com.cn。

宋潔(1982),女,高級工程師,主要研究方向為新型儲能與能源轉化技術領域。E-mail:songjie@geiri.sgcc.com.cn。

王樂(1980),男,高級工程師,主要研究方向為新型儲能與能源轉化技術領域。E-mail:wangle@geiri.sgcc.com.cn。

(責任編輯 張宇)


】【打印繁體】【投稿】 【收藏】 【推薦】 【舉報】 【評論】 【關閉】【返回頂部
国产嫖妓普通话对白视频